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断尾鱼第八十四章你再蹲一蹲二


  身后的那堆砖越来越沉了,摞在后背上压得彭程直不起腰来,这砖只要一码过了脖子,他便连头也抬不起来了,稍一欠头,砖就要掉,他便只能半蹲在那里,低着头,全身的重量加上砖都靠那两条腿撑着,这姿势,着实是挺遭罪的。
  太阳在头顶上玩命的炙烤着,没辙没拦的工地上,微波炉一样一波波的热浪从四面八方袭来,无处不在,砖码完了,一步都还没走,彭程便已然全身是湿透了。
  "嘿!行了,走吧!去那边那个砌砖的,穿蓝裤子那个。"老瘪犊子摞完了砖,才又温声软语的说,在小伙子身后,彭程根本看不见的地方,他许是还伸手指了,但是似乎不是指给彭程看的。
  小伙子佝偻的身体撅了这么半天,才等到老家伙发了话,让他走,他却已经不太会动了。头不能抬,一抬脑袋上的砖就掉了,身子也不能抬,就只能用两条腿的力量,硬生生的站起来。他本就细溜溜的腿,现下都不会使劲了。好在小伙子还是年轻,挫了下脚的方向,一较劲儿还真就站起来了。
  那老家伙说的那个人,在很远的地方砌砖,彭程脑袋上还摞俩砖头呢!他也抬不起头来,只能使劲往上翻眼皮,稍稍斜侧了下身子,迅速的瞄上一眼,抬头纹都挤出来了,他也就看见那是个穿蓝裤子的大叔,光了个膀子。
  行了,目标确定好了,就够了,原也不需要看太清楚,有个方向就好了,于是彭程低下头,撑着砖,一步步往蓝裤子那儿挪。开始的时候别说还真行,就站起来的那下有点费劲儿,走起路来就好多了,他寻思着,下次蹲得别那么死,站起来一定就不费劲了。
  往蓝裤子那走,路看着不远,走起来还真是长啊。砖头在手里似乎越来越沉了,彭程奋力的掐着,砖头仍是滑倒指尖了,他使劲儿的掐着,上面的砖来回的挤压着,有些要倒,于是小伙子便更塌下些腰身,让砖的重量都落到身上,这下总算是不掉了,只是这脚下的步子,便也愈发艰难了。
  ——
  刚一看见蓝色的裤管,小伙子一侧身,哗啦便把砖倒在了地上,还没等他直起腰身舒坦完,小老头跟着他身后就到了,劈头盖脸就问:"嘿!你倒哪了?"
  那老家伙也背了一摞砖过来,却仍是健步如飞,跑到彭程的面前,含着腰低着头,一顿数落,说得彭程莫名其妙的,他又朝前面跑了两步,把砖到在另一个人的砖堆前面。
  "这不你说这个蓝裤子的吗?"
  彭程也是窝火,他倒得就是蓝裤子这里,怎么还不对了?那老瘪犊子像是白雪公主坐下的小矮人似的,个不高,滴溜溜处乱窜,扔完了砖头,他又跑回来了,急头掰脸的叫唤。彭程打小也让人这么损过,说好了的蓝裤子,咋还能变卦呢?他一肚子的火气,横愣着眼睛吼了一嗓子,吓得小老头猛一抬头,真没敢乱说话。
  "是那个。"这三字老瘪犊子说得明显没有刚刚声大,他朝更远的地方一指,多少有些怯了。
  彭程一回头,顺着老头手指的方向,看见那边隔着几个人,竟还有一个穿蓝裤子的爷们儿,也在那里砌砖呢,而且他身旁一块砖头都没有了。
  这下没话说了,是自己倒错地方了,那个师傅手里都没活干了,正四处啥么人呢。彭程气得有点鼓,他吐了一口,却也无话可说,这撩起来的火气憋得特有动力,看着老瘪犊子那牙尖嘴硬的造型,他转身又往砖堆那儿走了。
  ——
  "兄弟,你这回少放两块,我脑袋抬不起来,要不不能看错。"彭程少蹲了一点儿,侧过头来跟小老头说。
  "嗯!你矮着点儿,我够不着。"
  小伙子才一转身,就被这兄弟的话干没电了,刚想好的别蹲太死,起来费劲,人家就让矮点。他回头想跟他理论,就看见他还没有自己媳妇高的个子,无奈作罢,便又往下蹲了蹲。
  ——
  "行了。"老家伙摞好了砖,来了这么一句。
  彭程刚刚跟他说的话算是彻底掉厕所眼里了,冲没了。这老傻逼还是用两块砖压住了他的脑袋。小伙子那个火气啊!他深吸一口气压了压,挣扎着站了起来,朝着蓝裤子去了。
  低头走了一会儿,蓝裤子就到了,只是那地上还有很多砖,彭程判断就应该不是这个人,前面肯定还有一个没砖的蓝裤子。于是他又一次高台眼皮往周围看了一下,不知怎么的,还找不到那个没砖的蓝裤子了。
  脑袋被砖压着,他不敢使劲儿抬,可是找不到蓝裤子,也还是不行的,于是他小心的又抬了抬头,转一下脑袋想看看更远的地方。
  "吧嗒"就抬这一下头,上面的那两块砖就掉了。这下看见了,看见了,看见了,掉了就看见了,彭程被这掉下来的两块砖气坏了,心里就像让人给了一闷棍,成是窝囊了。
  他眼眉一皱,上下牙一撮的,回头看见那执拗的老瘪犊子,就想把砖全墩他脑袋上。心想"你最好别说话,这时候你要是没眼色再跟我嘟嘟两句,小爷我就让你好好的漂亮漂亮。"
  小伙子从小气性就大,这俩砖头掉了,气得他心口都疼,可掉都掉了,生气还能咋地吧!老瘪犊子也跟了上来,见彭程跟着站着,头顶上的砖掉了两块,他一句人话也没说,但却叹了口气,这把彭程给气的。
  他又站了一会儿,感觉鼻腔里冒火,琢磨了半天,工作也不能不要不是?不能不要就不能打他,他又缓了缓情绪,坚持着把剩下的砖给蓝裤子送了过去。
  ——
  "兄弟,我可说了,你少点,让我脑袋能抬起来。"彭程送完砖回来先没着急蹲下,他这把站那老家伙面前,又跟他说了一次,这一次很郑重,他似乎很想让他明白,这不是开玩笑呢。
  老家伙照样哼哼唧唧的应了一声,然后让彭程蹲下,他继续放砖。这老瘪犊子虽然年纪不大,却有着和外表极为统一的老成和执拗,照样把砖摞到彭程脑袋上面,用两块砖头压住他的脖子。
  这回这事儿可就办得不咋地了,彭程二话没说,站起身一仰头,直接把头顶的两块摔了下去,抬腿就走,心想"你他妈的爱摞多少摞多少,我就搬这些。"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