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静静的护理院组诗


  张奕,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十年从医道,一朝赴文学。作品以诗歌散文为主。曾在《当代诗人》《海燕》《猛犸象诗刊》《火花》《山西文学》《黄河》《太原晚报》等报刊发表,并获得国家、省、市级奖项,散文《我亦是故乡》获得中国散文学会、江苏省作家协会举办的乡愁杯大赛优秀奖,散文《疯婆娘》获得第四届中外散文、诗歌邀请赛一等奖。诗歌收录入一些年度选本。
  院外虫鸣
  离开护理院时,天已黑了
  庄稼和树绿到尽头
  晚风不停地摇晃茂盛
  摇落粘贴在时光深处的温柔
  我在路灯下伫立良久
  虫鸣伏在记忆的草丛
  惊醒我的童年
  小时候,喜欢避开父母的视线装扮成熟
  父母的呼唤喊破黄昏
  月亮从缝隙中钻出来
  狡黠地冲着我们微笑
  缺心少肺的影子被拉得又长又清
  父亲在房檐下挂一盏灯
  蚊虫懂得弃暗投明
  母亲的轻谩比月光还温柔
  夜色如丝绸一样柔滑
  那时,日子简单
  幸福浓稠如蜜
  蘸一声虫鸣就能把夜晚搅甜
  如今,听秋虫鸣叫
  带出幽深寂静
  父母再也没力气呼唤
  却用目光砌一所磁场
  每次离开时,都吸附我的脚步
  每走一步,心就被拽疼
  虫鸣仍在夜洞中颤抖
  这还是童年的那只蛐蛐儿吗
  它的声音明显装了太多寒凉
  漏风的时光吹散生活的柔软
  只剩秋天,被它的叫声
  抛出很远很远
  父亲的孤独
  两平方米的病床
  就是父亲漫游的地域
  他每天游猎的地方很远
  从老年一直漫溯到童年
  再从童年返回病床
  途中遇到很多亲朋好友
  在的,不在的
  都在他的脑海里轻轻地来
  又轻轻地去
  只隔一天没见父亲
  他就迷路了。似乎看不到親人
  就找不到回来的路
  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快闪
  把夜晚划出一道道伤痕
  晚祷
  父亲和人世的关联
  需要一根氧气管儿
  他的梦,经常
  从两平米的病床落下
  摔得粉碎
  这些日子,他总说
  梦见在厨房做饭
  傍晚来看他,他睡意沉沉
  我靠着床沿不敢出声
  深长的呼吸拽着我的祈祷
  真希望这次他能吃上亲手做的面条
  哪怕是在梦里
  旧物
  翻出陈旧的光阴,凋谢的年华
  被记忆擦拭出光泽。露出年轻的底色
  目光收留曾经,浮尘扬起那么多挥手的人
  经过的路。在跌落的叹息里逐渐蓬勃
  搁置的时光折返进胸膛
  擦伤一颗向老的心
  蒙尘的往事终将归还大地
  经过心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迷了眼
  飞行模式
  两个小时,什么
  都可能发生
  什么也不会发生
  我从地面飞到天上
  和人间暂时失联
  总在不停地出发,不停地抵达
  开始于一个结束,再见又揭开怀念
  窗外漆黑,机舱昏沉
  这样的空间适合发呆
  或者提取过往云烟
  缝补破碎的夙愿
  很快就会重返人间
  重新启动人情世故
  接受生活抛来的悲戚和安暖
  趁还未落地,闭上双眼
  静静地感受飞翔
  用这虚空的夜,盛放我
  小别于人间的安然
  八点半的夜晚
  敲落最后一个标点,一天的工作
  画上了句号。八点半的夜晚
  季节的冷酷穿透城市
  裸露骨感的现实
  护理院的父母,没有按时等到
  他们的女儿,倦意调和忧虑
  从他们的眼底蔓延到我的脚底
  左心房的父母,右心室的稻梁
  就是我的循环系统。生活的栓子
  时不时地让中年溢出鲜血
  秋深了。人们在晚风中像落叶一般飘摇
  唯有星辰始终顽皮,它们不懂人间疾苦
  冲着如墨的天地挤眉弄眼
  我加足马力,奔跑在夜里
  提着心吊着胆追赶时间
  生怕父母枕着忧郁睡去
 
张奕虫鸣晚风病床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惜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