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大西山组诗


  柏叶,彝族,出生于云南省峨山彝族自治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民族二十班学员。现已出版诗集6部,长篇小说3部,中篇小说集1部。曾先后获得过第一、三、六届云南省文学艺术创作奖,第一、四届"边疆文学"奖,第一、二、三、四、五、六届玉溪市文学艺术创作奖。
  大西山
  我想去一次大西山
  即使很多年前我已经去过一次
  我想看看那棵山楂树上
  还有没有杜鹃在啼血
  我还要爬上那個猛虎化身的石头
  感受什么是骑虎难下
  但我不想说穿其中的秘密
  我会变换着姿势
  瞭望前后左右
  我不会放过
  一朵白云,一个鸟影,甚至
  一片落不到地面的叶子
  我想,这时候,我的心是空的
  里面除了风,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没有看见大西山这么多年
  我的孤独和煎熬
  只有我的梦知道
  所以,我要像抚摸美女肌肤
  抚摸它的全身
  丰满的部位可以忽略
  贫瘠的地方,一定要用
  最纯洁的泪水洗净忧愁和伤痛
  我会在太阳落山之前
  收拾起最好心情
  离开大西山
  最后的晚霞,将会降落在
  一个崭新的梦里
  樱花寒冬盛开
  我看见风的翅膀
  在光秃秃的山岭上呜咽
  天空依然清净
  寒冷不是唯一存在
  樱花迫不及待
  盛开在寒冬一阵一阵的颤抖里
  血红的花瓣
  成为滴落大地最美的泪花
  我听见春的呼吸
  在寒冬的内心里
  悄然萌芽
  太阳不停地变换着笑脸
  樱花盛开的姿势
  一片一片
  有条不紊
  撕开着大地的风衣
  牧羊人拉嘎
  一鞭子把羊群赶上山坡
  拉嘎躺倒在松树下
  布谷鸟开始啼叫
  声音像一朵朵正在盛开的花
  拉嘎没有睡着
  他回忆着昨天偶然碰见的少女
  阳光明媚的正午
  拉嘎第一次心跳如鼓
  少女和他隔着一道梁子
  少女的羊群和他的羊群也隔着一道梁子
  山风把对话吹跑了
  只剩下了手势
  拉嘎渴望再次见到少女
  他知道这种渴望
  像穿透枝叶的阳光
  漏洞百出
  直到太阳落山
  他才隐隐约约看见
  少女站在橘黄的余辉里
  向他挥手
  一片正在飘落枯叶
  一片枯叶
  正在微风中飘落
  天空寂静无声
  它不想知道
  具体飘落在哪里
  一丛荒草,一片悬崖
  或者一个泥潭
  它相信宿命
  这种相信
  与生俱来
  飘落过程中
  枯叶不断改变方向
  它在尽量延长时间
  它感觉到世界在旋转
  天空里飘满了鸟影
  一个细若游丝的声音
  温暖如春
  在它即将落地之前
  告诉它
  一切都要随缘
  越来越近的龟峰山
  龟峰山在县城东面
  五十年前,离县城十五公里
  五十年后,离县城五百米
  离县城越来越近的龟峰山
  使我足不出户
  也能一眼看穿它的本来面目
  距离使龟峰山拥有了神话
  距离又使龟峰山失去了神话
  峨山辞
  比峨山更高的山
  在我心中
  比峨山更近的山
  在我眼里
  风里,峨山向我招手
  雨里,峨山与我相拥
  夜里,峨山为我点亮星空
  白天,峨山给我指点江山
  一条崎岖山路
  牵引峨山最美的山歌
  一群飞翔鸟儿
  叙说峨山最深的历史
  我是峨山身上的一颗露珠
  我永远走不出它的思念
  我没有见过比峨山更广阔的视野
  我没有爬过比峨山更轻松的山峰
  画眉鸟在桃树上啼唱
  一只画眉鸟
  在桃树上啼唱
  声音在已经凋谢桃花里旋转
  我看见
  桃花依然鲜活
  摇曳在一片幻影里
  画眉鸟开始啼唱之前
  哑巴阿桑放下木犁
  把自由还给了耕牛
  然后,用比石头更沉闷的呼噜
  缠死了最后一只苍蝇
  桃花凋谢在冬的尾巴上
  画眉啼唱在春的晨曦里
  我相信,只要画眉鸟
  还在啼唱
  心中的桃花
  永远不会凋谢
  而且,哑巴阿桑睡醒后
  他和耕牛会越过黄昏的寂静
  在画眉鸟的啼唱声中
  回家路上,他们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他们会告诉所有人
  画眉鸟开始啼唱了
 
柏叶西山峰山羊群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其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