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京城组诗组诗


  曹谁,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现居北京。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有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等7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等10部,翻译有《伊斯坦布尔的脚步》等3部,写有电影剧本《昆仑决》《子弹上膛》《功夫小鬼》、电视剧本《孔雀王》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日、法、意、西、韩等10余种文字。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四届曹禺杯剧本奖、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奖金驼奖、第五届中国诗歌春晚十大新闻人物等文艺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诗刊》《汉诗三百首》执行主编。
  京城的黄金银杏
  金色的银杏叶落满京城
  映照着萧杀清冷的秋风
  身着风衣的我手执纸扇
  从银杏林走过
  京城的冬太冷
  京城的夏太热
  京城的春太短
  唯有京城的秋最好
  我们从京城的中轴线上走过
  西边的银杏是武烈宜扬
  东边的银杏是文教宜尊
  迎面的女郎也是高貴的金色
  我们穿着金色的铠甲
  人生再苦闷都要有金色面庞
  碧云寺深处的梦
  烟云缭绕中坠入香山怀抱
  碧云寺隐藏于其中
  而我们隐藏得更深
  我们从山门进入
  一座座院落次第展开
  左边有未来,右边有过去
  而我们撑起现在的大殿
  时间的通道洞开
  直抵五方宝塔的中央
  我们在云雾中静坐
  听到风铃叮当
  在恍如隔世中念经
  我们进入更深的昙城
  我们睡卧在中央
  可以远眺红尘的天际线
  在梦中我们把未来过去贯通
  醒来后明白一切
  人间世
  我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忽闻滚滚红尘的歌声
  想起你远去的背影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不禁悲从中来
  几乎落下眼泪
  转头看到乞丐端着钵子
  里面是各种钞票
  乞者的四肢残缺
  坐在自制的小车
  旁边有两个小孩
  他正对着麦克风假唱
  我收起自己的泪水
  丢下一块钱离去
  我消失在人山人海中
  可是泪还是止不住落下
  二环线上的她酣睡如鹄
  如同露珠一样清纯的女子
  如同夜莺一样忧郁的女子
  我从前门坐着二环线看到
  她仰着脖子在地铁二号线上酣睡如鹄
  我想她真的是太累了
  整座京城的2000万人每天在移动
  345座地铁站是人生节点
  从大前门到宣武门再到复兴门、阜成门
  她只是翻翻身
  从西直门到积水潭再到安定门、东直门
  她只是转转头
  从朝阳门到建国门再到崇文门、大前门
  她依然酣睡如鹄
  静静的槲寄生在生长
  我们周游着古老的故国
  一圈一圈旋转
  梦还没有醒来
  少年倏忽就变成白头
  忧伤的时候就骑着马在五环绕一圈
  你经常莫名陷入忧伤
  这时你要驾驶着宝马
  走上五环路
  大风呼啸而过
  华灯一路铺开
  你的马跳来跳去
  他跟你交头接耳
  穿过九世情缘相遇
  匆匆就在雨中分别
  人生在世难免会忧伤蔓延
  雨点是上天的眼泪
  落叶也在增加气氛
  我们驾驶着宝马在五环路狂奔
  等到从五环下来
  我们就心绪平复
  在京城度过漫漫的人世
  香山红叶:美人是江山万代的戏服
  红叶的血流成河
  她们都开始惊声赞叹
  花朵的色衰年老
  他们都怜惜红颜祸水
  美人的牧歌成殇
  英雄都无端成为花之雄
  花朵是植物智性美丽的展示
  红叶是植物凋落的最后果实
  美人是我们江山万代的戏服
  多么残忍的目光,多么残酷的心
  红叶会进入泥土肥沃大地
  花朵会进入梦想照耀天空
  而美人们,会成为历史华丽的封面
 
曹谁戏服京城红叶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