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这条街上的匾额暮倦朝飞组诗


  安海茵,1975年生,大学期间开始发表小说、诗歌等作品,并收入年度选本。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哈尔滨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供职于《诗林》编辑部。
  星美御
  (手写虚拟黑底金)
  你只会年轻一次。
  夕颜花统领的煦风之夜,
  仲夏的手指该怎样微微颤抖。
  美丽星辰的御空格局。
  而我将永不回头。
  大风吹不散的往事,入住于此,
  花落,月倾,抵足长情。
  岩石重新学习漂浮术。
  寂灭合围际,
  它炽热的心相继破碎,赴死。
  啊,那樱桃卜辞的墒情前所未有。
  在星美御的庭院,依旧踏莎而行。
  绿萨林
  (王羲之书法,绿底金)
  若将尘世的胃口全部云蒸,
  我堪堪勤拭,奔马的潮水般造景。
  若我再不重返酸辣人间,
  甚至一次次忘记
  自身之必死。
  生鲜类瞩望通灵的绿萨林。
  湿淋淋的生菜,少年组着迷的濒危气息。
  沉默的人执意他的谷物面具。
  以荆棘缝补腰间的丘壑,
  绿萨林,我最大的钟意就是轻轻
  烹煮于你。
  红忆丰
  (方正吕建德,黑底红)
  必须传递黑色的大地之寒。
  必须遏制美的丰饶。
  你看群山蔓延着云雾,
  誓要在日落之前燃烧。
  要在两极之地高竖反讽的量杆。
  让飞翔和逆风都有极限。
  拥挤的渴望将结束于缺氧三叠,
  关于忆的火锅轻易将旧日山河拓印。
  红色的醇厚原罪已消耗半生,
  心如铜器高擎,
  一路就这样,吞吐着味蕾上的沸点。
  深藏山川形胜,大海与风暴。
  金浦家
  (禹卫书法行书,白底黑)
  总有人爱你的清寡抑或丰腴
  关于蔚蓝背景下的黄金甲
  是怎样蚕食淡粉色樱花的婴儿胃
  "啊,该怎样归类眼下的河山,
  正如雨滴推敲窗下的碗碟。"
  情愿由字面的平仄推导物理
  有欲则暖,无欲拟刚
  晚秋时节识得了石锅与盐粒
  金浦家的汤匙含了最后一滴酱汁
  拆解开云与泥的显豁
  权作了澡雪的冰壶
  家谷文
  (华康雅宋虚拟,褐底白)
  家非甲,谷有骨,
  我们就这样描摹锋芒的一生。
  所有的谷,都附丽于这縠纹以远,
  我说着异域山岚,我说着烟火遗漏的裂帛。
  我实在是,不拘囿于三味真火。
  以火焰啜饮运命的刻度,
  这先例早已不奉不争。
  家之谷,与文,
  相继跌落晨光之野。
  这辣口的青螺,
  佐味重瓣木槿之香气,
  恍惚而崭新。
  围炉夜话
  (方正少儿简,黑底白)
  油脂烈焰并非是炉边特定的遵循
  夜晚擅长一丈生旦净末的帷帘
  夜晚也善于长袖悬垂,虚拟。
  带鱼泛着的银光
  铺陈出末日城郭的青霜
  放心,我还在这里
  还试图举起我青霜的利剑
  碗碟婆娑,金剪利落,
  炉火分割出无数个伤口
  就这样——
  从另一个夜晚走过来的绯红色星星
  将这一个夜晚重新占领
  而我也将再一次被流放
  我将长久怀念那促膝,即兴的对饮
  以及灯光簇拥的世事摇弋
  像是在重围中绝尘而去。
  金谷开甜
  (行楷虚拟,灰底白)
  这是距离我最近的甜蜜了,
  我尝遍酸楚,指尖轻触的降落伞。
  鸢尾花尚在开放,
  水杯里还有余下不多的清欢。
  啊,小肋骨的气喘吁吁
  满心期待着蝶变
  风雅颂一意奔赴烤箱
  追忆是余味的贯口
  莫贪恋啊,
  锦葵有讽喻
  花事多高悬
  味酱师
  (手写虚拟,黑底金)
  终于说到味与酱的谜题
  这城市的黄昏沾染了人間真谛
  满腮之羽欣欣然打磨
  贺兰的锈迹
  在月光之前将使命终结
  高于这条长街的所有匾额
  注定会被泥土所高于。
  味酱的炊烟注定让路于磨坊里的雪
  和那些落满积雪的牛羊
  我,此刻写下的暮倦与朝飞
  将以匾额的样貌深勒进疲老的肩头
  我也只会年轻这一次啊,
  只此一次,分享这长街的落雨和哀愁。
 
安海茵匾额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强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