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傲因战记三


  地面外星人的战士乘着悬浮的战车逼近山丘、山峰,地球人的地面武装掩藏在挖出的壕沟里向它们射击,地面武装的武器比较落后,AK47也有,德国机枪也有,半自动、自动步枪,还有少数人用的是从外星人手里得到的外星武器。这场战斗虽然说地球武装人数是外星人的两倍多,可是武器装备落后,打起来并不占优势,因此伤亡过大。
  孙心雨受到两位战友战机的掩护,开始向外星战舰发起攻击,他的战机上配备特别装配的武器,在击中外星战舰后,外星战舰开始坠落,伴随着零星的外壳碎裂,发出轰鸣声。
  地球人部队见此情景受到鼓舞,战斗更加勇敢,外星战机瞬间崩溃,被击落好几架。
  地面上的外星战士突然失去了战斗力,它们的战车开始后撤,地球人地面武装展开了反攻,扭转了刚才的劣势。
  一个小时后,战斗基本结束,方铭越的地面部队开始清扫战场,他们将负伤的战友抬回到山林后的山峰后面,将战场上的外星人尸体集中起来焚烧,搜集外星人遗留下的战车和部分武器……
  毛森拿出自己的小酒壶喝了一口,高兴地对方铭越说:"老友,我们终于打胜了!"
  方铭越兴致很高,拿出电子烟猛抽了几口。
  肖青青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医院里忙得晕头转向,还有伤员送进来,大多都是失血过多的,也有些失去了胳膊、腿脚。几个男人在帮她,她不得不时常提醒他们"轻一点,再轻一点"。
  肖青青平时很注意准备战士们的血型资料,在需要的时候就让没有受伤的战士来提供新鲜血液,只是药品和包扎纱布缺乏,受伤的战士疼得大声呻吟。
  傍晚的时候,肖青青得空喝了口水,她仿佛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叫:"肖姐,肖姐!"那是乌尔达拉在叫唤她,可是这个姑娘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夕阳呈现出橘红色,无边的湛蓝天空里,一抹又一抹白云,起了一阵风,将帐篷上的红十字标识吹动。肖青青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抓着帐篷,看着眼前的景色,渐渐觉得轻松了一些。
  毛森和方铭越围着篝火烤几个蘑菇,蘑菇串在树枝上,烤的直冒烟,还有透明的浆液流出来。
  毛森说:"方,我们得准备撤离这里了。"
  方铭越点头说:"是的,我已经通知了几个队长。空间作战分队先撤离,地面武装后撤,根据之前的侦查机提供的信息,我们可以去临清省晨露市……那里临海,据说外星人很不喜欢海,我们可以在那里休整一段时间。"
  毛森看见几个战士正在对一名活着的外星俘虏拳脚相加,他站起来,说:"方,战士们又在虐待俘虏了。"
  方铭越说:"毛森,我们不是对地球同胞作战,没有必要优待俘虏。"
  毛森说:"我知道,但是还是有人猜测这种虐待行为会激起外星人的疯狂报复。方,你听说过吗,外星人之间的心灵感应似乎很灵?"
  方铭越说:"那我们去看看吧。"
  那名被虐待的外星俘虏已经站立不起来,它匍匐在地上,上身不停起伏,似乎是呼吸不畅,它两只大大的眼睛里面绿色的瞳孔收缩,眼睛下两个孔,孔下面裂开的"口"流出深红的涎水,它的四肢好像枯枝,四肢末端有四个脚爪,脚爪上生满胼胝,全身皮肤酱紫色,褶皱很多。这样的外星生物还没有探明是来自哪个星系或星球,有人称它们"傲因",据说看见它们食人脑,所以用《山海经》里面食人脑的怪物来给它们命名。
  战士们见到方铭越和毛森过来,站立在一旁,行了军礼。毛森看了方铭越一眼,拔出腰间的枪对着傲因的头部就是一枪。
  方铭越说:"大家以后别打它们出气了,活的就一枪毙了!它们之间心灵感应很灵敏,不要招致其他同类的疯狂报复。"
  战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太明白心灵感应的意思。毛森走过去,大声说:"你们听!"大家突然听到四周几处传来似枭的鸣叫声,大家听出那是傲因的嘶吼。
  方铭越说:"还有几只活的俘虏都枪毙了吧。"他说完和毛森一起离去。
  一会儿,空中传来几声枪响,傲因的嘶吼声在每声枪响后持续了一段时间,几声枪响过后,嘶吼声再也听不到。
  第二天,空间作战小队驾驶战机升空,飞向晨露市。
  几天后,地面武装整装出发,战士们有的驾驶卡车、汽车,有的骑着摩托,有的步行。
  几周后,方铭越的地面战斗部队陆续到了晨露市。他们在海边峡谷下聚集,战机早就停在峡谷深处,几个帐篷搭建在峡谷里一片平坦的地面上。
  晨露市每天上午都笼罩在一片迷雾当中,至中午雾才散去。海边还有数十个渔民,他们赖以生存的一片海在这里,他们还没有被战争吓跑。
  方铭越和毛森驾驶一辆"卡宴"汽车到了海边,和一个年老的渔民交谈。交谈过后,毛森说:"方,这里的渔民说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外星人,你相信他们说的吗?"
  方铭越说:"姑且相信吧。他们还能在这里打渔,说明还是有暂时的安宁……"
  说着,迷雾已经完全散去,一片蔚蓝的大海呈现出来,海上卷起层层的浪,海浪声洗涤着人的心灵。
  方铭越和毛森两个人的脚步留在了海滩上,几只寄居蟹从沙子里爬出来,晃动着身上驮着的壳。
  毛森兴奋地对方铭越说:"方,我们的科研小组说傲因人的战车我们的人能操控了!"
  方铭越说:"那我得去看看。"
  毛森说:"当然!"
  他们来到毛森说的科研小组的帐篷里,看见科研小组的负责人盛金立正在拆开的战车旁,对几个组员说着什么。
  方铭越问:"小盛,你有什么发现?"
  盛金立一抹头顶的头发,回答:"方总,我们发现这些战车不同于我们认识到的机械操作,完全是另外一种操作体验。"
  方铭越说:"怎么说?"
  盛金立说:"方总,毛总,你们看,这是它们设计好的操作模式,完全是智能化的,我们只好将其改装,加上我们的操作杆和按钮……"
  毛森说:"你是说改智能化为人工操作?"
  盛金立说:"是这样。"
  方铭越说:"小盛,你这年轻人真不简单,以前你就是个汽车修理工啊,现在外星人的战车你都能改装了!"
  盛金立谦逊地笑笑说:"方总,其实我们对它这个能源产生和操控系统基本一无所知,只不过我们……动了动脑筋罢了。"
  毛森笑了:"这样就可以了,只要这些战车能为我们所用。"
  盛金立说:"要改装完成还需要些零配件,我们这里没有。"
  毛森说:"我们最近会去市区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你要的配件。你尽管开个单子,写上你需要的配件。"
  盛金立说:"好!"
  晨露市,原本是沿海工业城市,相对发达,经济繁荣,城市建设完备,是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可是战争之后,已经被严重催毁,主要道路封闭,道路瘫痪,各大建筑都受到打击毁坏,只是居民还有半数没有离开这座城市。
  毛森带着一队地面武装战士和肖青青来到市里原本繁华的丰采路上,看看四周残破的大楼,破败的商户和破损的道路,十多个衣衫褴褛的男女在路上行走,看来他们对战士们的到来无动于衷,似乎战争早已摧毁了他们对战胜的信心。
  肖青青说:"毛总,这些人就和拾荒者差不多……"
  毛森不大明白"拾荒者"的意思,但是看到几个男人在水泥堆里捡起破碎的食品包装袋和生活用品,渐渐明白了。
  毛森发现有一位战士在看地图,他走过去说:"我们得找到最近的医院和汽车修理厂。"
  那名战士点头说:"是,明白。"
  他们在街道上走了一天,发现一家医院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医院残破的住院大楼上红色的十字还剩下一半,一辆救护车停在大楼一角,锈蚀的门敞开着。
  肖青青说:"毛总,我得到医院里找找看,有没有一些药物和纱布。"
  毛森说:"我给你三个战士。其他的人我带去附近的修理厂,我们明天一早在这里汇合。"
  肖青青说:"好的。"
  肖青青和三名战士进入医院,看到大厅里开药的门厅已经被人洗劫一空,满地散落的都是药瓶空瓶和空盒,还有印有某附属医院的塑料包装袋。肖青青没有灰心,她进入药房和库房,找到些疑难病的药,一两瓶碘酒、酒精装了一个塑料袋,然后出来和战士一起去住院部。
  住院部里的房间大都空着,有的病房里的床上还有风干的尸体,种种奇怪的味道夹杂在一起,肖青青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干呕了一会儿,也没有吐出什么来。
  一名战士关心地问:"肖大夫,你没事吧?"
  肖青青摇摇头,说:"我们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纱布,把没有用过的床单和被褥也打包几个,有的被褥里面有棉花,清理一下还能用。"
  几个人在库房里寻找了一会儿,找到的东西不多,四个人回到医院门口。
  战士们都饿了,想去附近的商场超市找点吃的。
  肖青青说:"那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他们将找到的一点药品、手术刀、钳和几床床单被褥放到救护车里,肖青青抱着试试看的心,发现这辆救护车还可以打着引擎,只是剩下的油不多了。她从驾驶室里出来,站在救护车旁等着。
  夜幕降临,城市上空飘着不知道哪里起火的浓烟,不远处几点火星好似鬼火在闪烁。肖青青将身上的白大褂裹紧了一点,将耳边风吹散的头发理了理,面容上显出憔悴的样子,她想睡一会儿,但是又睡不着。
  战争开始那年,她还只有二十六岁,在一家医院里实习做外科大夫,那时她的白衣天使梦才刚刚开始,是撕裂天空的爆炸声将她的梦击碎的。
  医院的大楼在外星战舰的一次空袭中倒塌,她仓皇从医院里逃出来,就看见方铭越指挥的一对战士跑过来,冲她嚷:"你是医生吗?是医生吧!"她就被方铭越他们带到了部队里,从此就开始了不一样的战争生活。
  肖青青看看表,已经十点钟,那三个战士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肖青青估计这附近的商场和超市里的东西也被人抢得差不多了,战士们估计找不到什么东西。
  正在想着,一辆摩托车疾驰过来,摩托车上的一名男子回头看了眼肖青青,肖青青心想这个人倒好,还在路上飚车。
  那摩托车驶过,又回转头来,车灯照射在肖青青身上,摩托车上的男子下了车,看来不怀好意。
  肖青青警觉起来,看着这男子。在摩托车车灯光下,看出这个男子个子不高,一脸猥琐的神情,走过来就拉扯肖青青,肖青青急了,问道:"你想干什么?"
  那男子说:"你是医生?跟我走!我家里有……"
  肖青青打断他说:"我在这里等人!你家病人是什么病,没有药又没有医疗器械……据算我是医生也看不了病!"
  那男人说:"我……我老婆临产!"
  肖青青叹气,心说这样的时候,还生孩子?活着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了,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看到整个世界都是这个样子,要怎么活下去?
  那男人恳求她,态度诚恳地说:"我求求你了!"
  肖青青本来就心肠很软,实在扭不过他了,只好说:"远吗?"
  那男人说:"不远,就隔几条街。"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南翠